最后一次春游


今天是我与全班同学的最后一次春游……
天很蓝,仿佛是黎明后的那一瞬间;相对的,太阳也这么耀眼,好像并不远在天边,而是近在眼前的火团,让人望而生畏,不由得想起待在家里的帽子和伞;周围万里无云,所有的云好似都害怕太阳那闪烁的光芒,纷纷开始隐退了吧;大地犹如地狱中熔岩上的一层薄薄的沉积层,周围所有的植物都蔫下了头,好想也在向太阳表示自己那深深的鄙夷。而我们,接下来就要在这样一个“人见人爱”,“花见花开”,车见车爆胎的世界里存活3个小时之久,好比是贝尔.格里尔斯独自一人面对被困在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中的困难,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……
我们要去“野营基地”,那是一个你一刻都不想呆的地方,但是,勇敢且十分伟大的我们还是坐上了校车…… 不一会,我们从被太阳烤的十分炎热的校车上下来,又来到滚烫的地面上。唉,所有的老师都带着帽子,而所有的学生却满头大汗……
结束训话以后,我们历经千辛万苦,终于来到了可怕的野炊地,(然而,可怜的我自始自终的拿着可怕的队旗,却依然)来到了我的最后一组,但这显然不是一个好地方:阳光极为“充足”,空气充满烟味,灶台都没有清理干净……我的队员好像也并不靠谱:除了张某的可乐鸡翅外,就都没有带菜过来,我说他们干嘛叫我带炸鸡,原来包含着这么一层厚厚的心机与算计……
不一会,可乐鸡翅“新鲜”出炉,但是鱼丸汤“破产”了,方便面(还可以带这个!)烧糊了(别问我怎么做到的……),只有我的那盒半凉的炸鸡与一张张不太满意的脸,哎呀妈呀,我该拿什么填补我的胃呢?
在野炊结束以后,我们又去玩“抓人”,大汗淋漓;又去打三国杀,大脑缺氧;又去听回声,喊了半天;又去看展览,热的半死(,当然,那根可怕又重大的队旗一直陪伴着我)……
终于,我等到了下午两点,开始排队上车了。坐在车上,看着满路的阳光,又看了看旁边一直拿着的队旗与满身的汗,心想:
还是家里适合我……


Comments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