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了一回最好的自己


以前,我一直是对长跑非常感冒的。听到就算是四百米跑这些字眼,还得哆嗦几下。
上体育课时,最惊险的时刻是体育老师沉思良久后,张开嘴要对我们说这节课该干些什么时。我真的怕从这张嘴里蹦出一句“这节课练习长跑,现在先跑操场,我会记时的……”。还好这样可怕的场景只出现过一次。
那一次,跑操场三圈时,我是那最后几个跌跌跌撞撞地回来人中走得稍快一些的那个。

这又是一节体育课,老师让我们站在背着太阳的地方,太阳烤着我的脖子,没几分钟,汗水就渗出来了。做完了该做的准备运动,前面的台阶上有一大片建筑物投下的阴影,老师站在那里沉思,他的脸显得格外阴沉。
“很久没练长跑了,嗯,这样吧,这节课你们就只用跑一个一千米,跑完以后你们就自由活动去。你们都给我争取六分钟以内。”老师说着从脖子上解下了计时器。
天啊,不!
大多数人听到“自由活动”四个字都欢呼了起来,可我没和这些没啥脑子的家伙一块欢呼。他们几乎尖叫着跳起来时,我已不知在心里骂了多少遍该死了。他们难道就不能用脑子想想,等跑完一千米后,就算还有二十分钟可以自由活动,休息到脸不红气不喘了,喉咙不漏气了,胃不翻腾了,离下课也不剩几分钟了。
可惜没几个人的想法跟我相同,等老师的哨子一吹,就都欢呼着跑开了。我跟在后面慢腾腾地踱着步子,离队伍越来越远。我转过头,看见老师拿着计时器站在阴影里,然后朝我这边看了过来。
我吓了一跳,这才跑了起来。

等我接近队伍时,队伍已经很明显地分成了两部分,前一半只有几个人,后一半的规模则明显大得多。前一半正在渐渐跑远,我追上的后一半里,前面几个人已经领先三四十米了,有几个人徒劳地想追上他们,眼看着距离慢慢缩小,可是却精疲力竭了,只好慢下来,又被大部队追上了;跑在最后的是几个胖子和我,我看了周围满脸汗水被照得发亮的胖子,决定加快了速度超过去。很惊讶我竟然并没有多么疲劳,轻易就把几个胖子甩在了后面。他们看见我超了过去,好像有些不甘心,也想跑得快一些,追上我,可是没跑几步就放弃了。
在稍前面一点的地方,跑步的人挤成了一堆,我感觉腿有些发酸,就跟在了后面。队伍前进得不快——大多数人的腿都有些酸了,我慢下来,打算就这样跟在后面跑完一千米。
跑完一圈时,原本跟在后面的我莫名奇妙的被挤到了队伍中间。我的脚酸得厉害,跑了一小会儿之后,就不得不以系鞋带为由,在路边休息了一会儿。再站起来时,大部队已经跑到了离我十七八米远的地方,我向后看去,那几个胖子在我后面半圈以外的地方,似乎想坐下来休息,跑得最前面的那几个,在离他们非常近的地方,马上就要超过去了。
我跑起来,感觉脚已经没有那么酸了。得快点追上前面的队伍,我加快速度,继续加速……我越跑越快,马上就要追上前面的队伍了。我喘了一口气,这才发现,之前我是憋着气跑的。可喘气之后,大概是前面休息太久了,再跑,气息就有些乱了,有些喘不过起来了,好像有人在像拧抹布那样挤我的肺,我只好张开嘴胡乱喘着气,好不容易才跟住了队伍的尾巴。等到我不再瞎喘气了,第三圈已经开了个头。
跑过体育老师身边时,我发现他正坐在台阶上盯着我们看。
体育馆前面的那里的跑道是最晒的,跑到那儿时,我或许是被晒糊涂了,跑到队伍前面,看了看已经超过我们半圈多的前面几个人,竟开始快跑起来!
队伍跑得并不快,我没多久就把他们甩在了后面,很快又超过了那几个胖子,他们正毫无希望又漫无目的地在操场上走着。我又向前看去,前面的几个人依然离我很遥远,不过中间有一个人落后了,我满怀希望地加快了脚步,希望能追上那个人。
第三圈也快要跑完了。
老师已经站起来,直到经过他时,我才发现我的脚酸的厉害,也许不只是脚,脑子也有些发酸了。
我感到很累,可是没敢停下来,我又继续机械地跑着。还要跑多少?什么时候该停下来?我都不清楚了,我只感觉得到我的脚好像铅一般沉,我的喉咙也有些漏风了。
后来渐渐的,脚不沉了,只有喉咙依然漏风,脑袋里只剩下了终点。
我很轻松地跑着。
我猛地看见老师站在前面一点的地方,前面那几个人中,落后的那个刚刚跑好,准备坐下来休息。我又清醒了过来,很快地向终点冲过去。
老师告诉我,我跑了五分钟。
我好像被吸住的磁铁一样躺在操场上,无心去想成绩的好坏,只知道,长跑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怖,甚至挺有趣的。
(小黄牛习作)


Comments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