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游


我又梦游了,不,不止是梦游。

这次,我竟然回到了过去。没错,要不是仔细确认过,我是绝不会这样说的。

我突然清醒过来,因为眼前的一片昏黄暗淡,我感到极不适应,差点摔了个跟头,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才站稳。眼前的景象,和老照片一般,蒙上了一层暗黄色的阴影,看起东西来感觉模模糊糊的。

好不容易,我才适应了眼前暗蒙蒙的奇怪颜色,我看向四周。

眼前,是一栋两层的木头别墅,透过视觉特效,我依稀看得出是原木的温润质地。别墅前是个铺满青石板的院子,这院子,倒是比别墅还大些。从院子尽头往前看,就是山了,山色明朗青翠,就算隔着黄蒙蒙的特效,也不能遮掩它的美貌。院子的周边种满了树,茂盛而蓬勃,而树下,缀着几丛蕨类。

积累了前几次梦游的经验,我对突然出现的熟悉景物已经不会大惊小怪了。可是,这的景物说是陌生,但心里却总是泛起一点熟悉感,仿佛这儿我见过,但是却是早已消逝在了记忆中的景色。

“太奇怪了……总是想不起来这是哪儿?”我挠着脸自言自语,竭力回想却没有丝毫印象,只觉得无比奇怪。

我缓步走到院子尽头。旁边有一条小溪,溪水距离石板的高度大约有1米多。平时,我得笨手笨脚地踩着石头的缝隙,才能下去。可梦游时,身子轻飘飘的,我直接跳下来就行了。我试了试,发现就是走着走着,一脚迈空了,可以顶在半空中保持站姿,再缓缓落下,我欣喜极了,开始乐此不疲地玩这个游戏。

刚“走”到小溪上空,落到一半时,别墅边的楼梯上传来一阵阵说笑声,听着也并不是十分嘈杂刺耳。但是我心里一紧张,生怕他们发现我,我立刻矮身一躲,轻飘飘地在空中疾走几步,躲到了别墅的木头楼梯下。我透过楼梯之间缝隙露出半只眼睛,悄悄地观察他们。只看到,一群小孩子,后面还跟着几个大人,说着笑着走了下来。

我心里一动,我可以悄悄观察他们呀,这样,也许我就能找到我为什么来到这里的线索,说不定能回忆起一些被我遗忘的记忆呢!我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喝彩,然后抬头看去——

那些人围着院子里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,又从屋里端出了几盘菜。离那张桌子还有四五米,随风飘来阵阵鱼的香味,我咽了咽口水,悄悄走近一看。嘿,桌子正中央,一条已经被夹了一块肉的鱼,静静地躺着,桌子边摆着湿了的渔具,看来这是他们自己钓来的。

我记得,我以前夏令营的时候也合作钓过鱼,只是后来分尸那条鱼的时候,总共也没夹到几夹,这熟悉的一幕勾起了我的馋虫。

为了听他们说话,我离那张桌靠得近了一些,无意间注意到了那些人的脸。

看到那些人,我觉得出奇的眼熟。突然,我心里一个激灵,顿时张口结舌:“他……他们就是我经常出去玩的伙伴们呀。”我的心开始砰砰狂跳起来,我又看得仔细了一些,“不是吧?”我惊呆了,吓得嘴都张得老大老大——我看见我自己居然也坐在桌子旁,伸着筷子,从鱼身上慢吞吞地夹下一块肉来。

这是什么情况?我想起现在是中午,可平时,梦游的时间不是一定是当天晚上吗?可现在天不黑呀?我现在的思路真的很乱,脑子里成了一团浆糊,简直一团糟。等等,脑子里电光一闪,一个画面略过,被我迅速地抓住了。

这里,不就是我的夏令营时的地方吗?可是,我们最后一次来这里,是在两年前啊!为什么我梦游时会来到这里?

桌子边上挂着一个电子日历,而上面的时间,清清楚楚地显示着2015年。

我好不容易才接受了这个事实——我梦游到了过去。

我仔细想了想,为什么我会梦游到这里?这里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留念的地方——不对,我在这抓到了第一只锹甲。我记得,是从那开始,我才决定在家里养甲虫的。

我记得,大概就是在吃完那条鱼以后,我在小溪边玩耍时,我活蹦乱跳。为了跳上另一块石头,我把手搭在树上借力,结果感到有什么东西,爬到了我的手上。我吓得手忙脚乱抽回来时,就发现一只断了一条腿的雄锹甲钩在我手上,死死不肯放开。我吓了一跳,又觉得有趣极了,随即赶紧收起了这个意外的惊喜,拿两个一次性杯子做了个瓶子,小心地把锹甲放在瓶子中间,再拿胶带把接口封好,我得意洋洋地把它带回去。

后来,我忙着跟伙伴炫耀这事,倒是把装锹甲的瓶子给忘了个一干二净。等我想起来去找它时,只在椅子上找到一个里面什么都没有,两个杯子接口处给被压出了一条小缝的瓶子。

我很失望。回家后,为了补偿自己,我在网上买了一只甲虫。这只买回来的甲虫,在家里养了一年半多。刚死了也就两个月不到,科学老师就突然宣布我们要写动物植物什么的观察日记。我本想再去网上买一只,可是搜到的只有幼虫,根本找不到有卖成虫的店。

后来,梦游时,我居然莫名其妙地想到了这只甲虫身上,总是指望再来这里抓一只锹甲,所以,这才是我梦游来到这里的原因吧!

我脸上带着微笑,想得正出神……突然,那个我的惊呼声传了过来,我循声望去,看着“我”捧着一只甲虫跑到了桌子边,把锹甲装到了杯子里之后,还不忘扎两个小孔在上面。干好这些之后,我原以为那个“我”会把瓶子放在一个醒目的地方。没想到,“我”居然把瓶子往椅子上随便一扔,就像吃了兴奋剂似的,跑着跳着找同伴嚷嚷着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“噢,原来当初的情况是这样的!”我暗暗思索道,难怪最后找不到了!不过,我也没有什么兴趣去听那时的“我”吹牛,只是因为好奇这只甲虫是怎么跑出来的。于是我就充满耐心地蹲在边上看着。

这时,一个大人走过来,我让了让,他在放瓶子的椅子上坐了一坐,噗噗两声,瓶子被压了之后,滚落到了地上。

什么?我看看那个大人,他居然丝毫不知情,若无其事地拿出手机看了起来。

我赶紧低头看了看瓶子,只见上面出现一条小缝,“嗯!”我点着头,恍然大悟,这就是我后来捡到时的那个样子。

但是,我还疑惑一点,上面的这条缝对锹甲来说,也太小了一点,锹甲是怎么跑出来的?带着这个疑惑,我继续观察了起来。

又过了一会儿,锹甲还是没有动静。我正奇怪着,突然,我看见我妈走了过来,捡起瓶子,打开看了看,于是锹甲从里面掉了出来……她好像吓了一跳,往后退了一大步,然后歪着头似乎思索了一会儿,又用瓶子把锹甲挑到桌子正中央,拿起手机,拍了几张照之后,满意地看看手机,自言自语地说:“把这个给捷航看看。”然后,把它放到了树上,走了。

什么?原来锹甲不是自己逃走的?

……我的心情复杂极了,原来是人为的呀!我的老妈啊!可是,嘿嘿,我脑子里灵光一闪——

就在这时,天旋地转,我在床上醒了过来。

起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从我老妈手机里翻出了那几张锹甲的照片,再凭着印象神气活现地完成了观察日记。完工!


Comments 1


拍拍

27.02.2021 02:28
0